建筑工程中受伤四种情形不能认定工伤

来源:未知  发布时间:2018-11-04 05:13

  当下,农民工、学生参与建筑工程建设劳动占在相当比例,因工程建设安全风险较大,在劳动中遭遇伤害事件时有发生。一些受伤者认为自己是工程建设劳动者,遭遇伤害当然应享受工伤待遇,殊不知认定工伤的一个基本前提是与用人单位存在劳动关系。至少下面四种情形所受伤害不能认定工伤。

  [案例]腾宇建筑公司承揽某小区商品楼建设工程后,将木工工程活转包给个体包工头儿赵某。木工工程完工后不久,腾宇公司该工程项目经理部负责人佟某找到赵某,要求其帮助找力工,力工工资为120元/天,中午供饭;并由赵某负责管理并接送力工,赵某工资为200元/天。赵某回村招集11名力工在组织施工劳动中,不慎从阁楼预留的楼梯口处摔伤。事后,赵某以其与腾宇公司存在劳动关系为由向劳动仲裁院申请确认劳动关系仲裁,未获支持后又诉至法院,同样未得到法律的支持。赵某再次以提供劳务者受害责任纠纷为案由起诉后,法院经审理确认双方存在劳务关系,最终判决腾宇建筑公司按70%过错责任赔偿赵某各项经济损失11万余元。

  [评析]用人单位招用劳动者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同时具备下列情形的,劳动关系成立。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各项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劳动者,劳动者受用人单位的劳动管理,从事用人单位安排的有报酬的劳动;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本案赵某虽然根据被告公司项目经理要求,履行了“找力工、接受并管理力工”的工作,但双方不具有法律上的从属性,且赵某也不是腾宇公司的自有人员。因此,赵某要求确认其与公司之间存在劳动关系的诉讼请求,无事实依据,当然不会得到法律的支持。

  [案例]某建设(集团)公司下属分公司项目部将承包的某庄园商品楼工程中的抹灰工程转包给个体承包者曹某,随后,曹某将别墅楼外墙保温及外墙贴砖工程承包给郝大军。双方签订的《施工协议书》中约定:清包人工费,以每平米52元承包给郝大军。2013年6月8日下午,郝大军在施工现场下负一层欲通知其工人捡废料时摔伤。事后,郝大军先后申请仲裁、起诉请求确认劳动关系均未获支持。郝大军再次以侵权责任纠纷为案由起诉。法院于庭审过程中向郝大军释明,应按承揽合同关系主张其权利,郝大军坚持按雇佣关系主张权益并坚持要求按工伤标准对其进行伤残鉴定。法院最终作出“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之判决,原告上诉后,同样被二审法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评析]雇佣合同是指雇员在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从事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雇主给付报酬的合同。承揽合同是承揽人按照定作人的要求完成工作,交付工作成果,定作人给付报酬的合同。本案中,郝大军与曹某签订的施工协议书中明确约定::清包人工费,以每平米52元承包给郝大军。由此可以看出,郝大军是一次性向曹某交付工作成果,曹某也是一次性向郝大军支付劳动报酬。且郝大军可以自由决定工作时间和工作进程,与曹某之间并不存在支配控制和管理从属关系,其工作的过程具有独立性。因此,双方之间形成的是承揽合同关系。

  [案例]韩学斌系个体小工程队承包头儿,多年来一直带领农民工从事工程建筑劳动。2016年春,万兴建筑工程公司承包了“春天花园”住宅小区商品楼建筑工程后,将1、2号商品楼的承建工程转包给许利华施工,许利华随后将其中的架子安装工程转包给了韩学斌。双方转包合同约定,架子工安装工程每米18元,按实际施工数量于工程施工完毕后,付清全部工程款。2016年11月17日下午,韩学斌在施工现场检查架子安装工程质量时,不慎从架子板上摔下受伤。华夏彩票_华夏彩票投注平台_华夏彩票网【重庆最好APP平台】:事后,韩学斌向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人社局经调查后做出《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韩学斌不服,遂向所在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同样未能得到法律的支持。

  [评析]本案韩学斌虽然也从事实际劳动,但不能否认其是架子安装工程承包人的身份,且其主要收入并不是直接从事劳动的报酬,而是安装工程承包中的剩余价值,故其本质上应认定为承包人,其在工作中所受伤不能认定为工伤。同时,韩学斌既不是万兴公司的职工,也不是涉案工程转包人聘用的职工,故不符合上述规定应当认定为工伤或由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万兴公司承担工伤保险责任之情形,亦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其他项所规定的应予认定为工伤以及该条例第十五条所规定的视同工伤之情形。

  [案例]项晓华系某机电(中专)学校三年级学生,该校安排毕业班学生下半学期为实习,并鼓励学生以实习为铺垫找工作。2017年7月8日,项晓华与机电学校、某装饰装潢工程公司三方签订《学生实习协议书》一份,约定项晓华为公司实习生,期限自2016年7月8日起至2017年6月25日止,工作岗位是电工综合维护员,实习津贴按国家规定的每周不超过40小时计每月补助报酬为1800元至2000元,2017年11月2日,项晓华在更换一照明设备外壳时不慎踩空摔伤。事后,项晓华向劳动仲裁院申请确认劳动关系仲裁,仲裁院以其系在校学生,主体不适合为由作出不予受理决定。项晓华不服诉至法院,亦未能得到支持(事后,项晓华以提供劳务损害纠纷为案由起诉,法院确认某公司对项晓华经济损失承担70%的责任,学校承担15%责任,项晓华自负15%的责任)。

  [评析]实习是以学习为目的,到相关单位参加社会实践。项晓华是以在校生实习的名义,签订《学生实习协议书》。这就将双方的关系定格为实习关系(可视为劳务关系)。《学生实习协议书》是学校、用人单位、学生三方共同签订,且实习过程中,自始至终有校方老师参与并指导。既然是在校生参加实习,其不是劳动法意义上的劳动者,其以实习实践活动参加劳动,与接受实习单位之间当然不属于劳动关系,其受伤当然不能享受工伤待遇。

地址:重庆市南川区金山大道19号中铝泰园1幢  电话:023-71451999 传真:023-71416180
Copyright 2018 华夏彩票_华夏彩票投注平台_华夏彩票网【重庆最好APP平台】 版权所有 备案号:闽ICP备12023839号-1 网站地图

顶部 ↑